偶尔写写文

主文 也偶尔画画
渣浪微博
来跟我玩吧WWWW

Kouya江弥

© Kouya江弥 | Powered by LOFTER

写手进化录【你好我叫黑历史

问题表格原出处

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如果有人要看的建议先看最后面的碎碎念

——————————————————————————————————————

.请节录三个月内所写的作品之开头、结尾以及自己最喜欢的部份。 

【开头】

Flippy有一个通了四个月信的笔友。

其实Flippy和笔友先生认识不止四个月。

 

【结尾】

二十秒读秒过去,Flippy睁了眼,看到的是自己家的天花板。

他发现自己手上拿着自己十年前的军牌,他下意识地用那个碰了碰自己的唇,那是……

他感到头一瞬间刺疼。

那是……什么呢?

他看到地上散落着很多信,其中一个在寄信人的位置写着【Fliqpy】。

Fliqpy。

Flippy看着那个名字,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它的念法;他就立即去回忆那个名字主人的样子,出现在脑海里的也仅仅是一对金色的眼睛和模糊成一团的影子。

他发现自己忘记了。

再想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东西的时候,也再无法想起了。

眼部传来酸胀感和湿漉感,他发现自己哭了,但是始终想不起来自己是为什么哭了。

 

我希望你幸福的。

永别了。

 

恍惚间Flippy听见了谁声音,但屋子里确实只有他一个人。

确实是,只有一个人。

 

【最爱】

他凑在我耳边说,

「你才是超糟糕,在战场上,你需要你战友救你命;在这里,你需要那些人对你温柔来救你心……你总是需要别人才能活,就是偏偏说不需要我……你除了战争和杀戮就很少有不喜欢的东西,你那么博爱,也舍不得把你的喜欢分我一点……Farewell。」

 

————————————【HTF军觉军向 笔友 于2014.1.23】———————————

 

 

.请节录约半年前所写的作品之开头、结尾以及自己最喜欢的部份。

【开头】

这是八月五日早上6:30。

我在学校宿舍,一个人。

【靠,那群精力旺盛的家伙还真去隔壁玩通宵了?】

 

 

【结尾】

这时候有人气喘吁吁地冲到教室门口,是江祁,我的同桌。他将书包扔他座位上,皱起眉头,「是不是假期补课我们把时间记错了……也许……不可能,绝对是这个点。」

我盯着他,总觉得这场面有熟悉感。

「左囿,你那种眼神是干嘛……」江祁好像误会了什么。我抄起一本书就向他扔过去,他一躲,那本书直飞向黑板,但并没有出现书撞到黑板落地的景象,那书在黑板前大概十厘米处就像撞到什么一样掉在地上了。

我们都惊住,真的是遇到灵异事件了吗?

 

二十多分钟后,我们看到黑板上凭空出现一行字:

【请看到这行字的同学把自己的名字写到黑板上。】

 

「左囿,这情况,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呢?」江祁摸着那行字问我。

是啊……在哪里见过呢……

 

【最爱】

我像是在一个狭小的房子里通过窗户看我在做什么事。

我看到我面无表情地伸出手,合上一个浑身都扎满了碎玻璃的漂亮女生的眼,然后把她揽入怀,凑近她的耳朵柔声说「阿縢阿縢,我是囿,我的名字是笼子的意思,多巧,你是绳子。」

那个女孩没有反应。

「阿縢阿縢,你知道吗,虽然你总是不理我,但是我最喜欢最喜欢你了。」

女孩依然没有反应。

「比喜欢江祁还喜欢你。我让江祁失望了都要来杀掉你……有没有很感动。」

女孩的头一偏,她是死的。

「这个世界那么危险那么可怕我怎么忍心你活下去……我猜你在赵熙然耳边也说了相似的话……」

她是死的。

「将天堂,献给世界上最喜欢最喜欢的你。」

她死掉了。

死掉了。

我的头突然间像炸开了一样。

我想起来了……

 

——————【微博企划 某市一中高二某班 于2013.8】————————

 

.请节录约一年前所写的作品之开头、结尾以及自己最喜欢的部份。

【开头】

三点一线连到了一只野兔。

那小家伙依然吃草,偶尔抬头四处张望,完全没有自己被猎人盯上的自觉。

大概500米外的草丛里,金发的少年扣下了扳机。

准星内兔子倒下,少年嘴角上扬,只扬了一半,便被身旁的人把脑袋按下去。

“小鬼,你不要命了。”按着他头的人道。

下一秒,一支羽箭擦着少年的金发飞过去消失在他身后的草丛里。

那是一支附上了最简单的风属性的箭,有风的轻而薄的特点,看起来柔和伤害力却惊人。至少,刚刚那一下,蹭到皮肤的话说不准会被削掉大块皮。

少年没抬头。

没敢,担心会有第二支;不能,有人按着他。

 

【结尾】

低着头将手递过去,阿曜少年觉得很愧疚。

为自己对他开的那枪。

为之前自己一直对他那种嫉妒和怨念为主的态度。

虽然那家伙一直说自己是哥哥挺奇怪。

不过,

“我们能成为模范兄弟的。”阿曜学着轩辕弯起眼睛笑。

我会做一个好书童。

轩辕没有的真诚家人和朋友我来吧。

这是,在心里说的。

谢谢。

 

【最爱】

“好啊。可悲的小狐狸我陪你玩,我就让你见识什么叫模范兄长。”可是几乎已经绝望的阿曜竟然听见自家兄弟无所谓的声音,轩辕丢下了自己的长枪将双手举到肩膀两边。

“阿曜别怕,我可是承受了‘轩辕’那么麻烦的诅咒都没怎么样,人类的子弹对我没用啦。”他居然还笑得出,他居然还安慰他!

 

-------------------------------【本影纪第二章 于2012.7 一年前的似乎真没有---------

 

.请节录约两年前(或以上)所写的作品之开头、结尾以及自己最喜欢的部份。

【开头】

他累了,不想再逃了。
不是不想离开,只是当他下意识用手挡住眼睛以遮蔽阳光的时候,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就算离开了又能怎样呢?
从6岁那年将刀刺入母亲的心脏后他就再也无法逃走了。
身体被锁链牢狱禁锢,心则被各种感情封锁。
之于他,这世界无论何处都是监牢。
早就,逃不掉了。

 

【结尾】

“小锁,我死了你还能不能活?”他在心里默念道,“小锁,你也受够了吧……漫长的时光就是你最大的枷锁,我们早就该死了,只有死人,能免于被囚禁的痛苦。”

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就什么都不用管了。

什么都不害怕了。

红色的报警在六域的狱卒聚集厅里响起,是那个像迷宫一样有着绝对逃不出意义的牢。

黑色的少年被锁链捆绑缠绕挂在墙上,表情带着安详和解脱。

身上看不出一丝伤,但心脏和呼吸却已停止。

他好累了,终于可以休息了。

 

【最爱】

“啊拉,运气真好。”少年悠悠地走到斯米尔身边,弯腰,捡起那颗石头,笑得眉眼弯弯的,“啊拉,我听说今天有新人要来,就一直在想应该送什么好。”

斯米尔茫然,“新人,我?”

“啊拉,就是你。”少年笑得更加灿烂,将蓝宝石放在自己眼睛前,透过那蓝色的光看斯米尔,“啊拉,果然很适合你。”

“我叫斯米尔。”眼前的少年似乎没什么敌意。

“啊拉,我知道你叫斯米尔。我是狱……”少年将宝石塞进斯米尔的口袋,然后将自己的斗篷扯下,笑着补充道,“这片苍白色天空下的……一个小人物。”他手脚上拴着的锁链是那种绝对不会影响到行动力的长度,比起束缚,更像是武器,或者说是象征。

真的只是小人物而已吗?

斯米尔不信任地目光扫在狱身上以及狱脚边的一堆尸体身上。

骗人的吧。

 

------------------------【监牢 魔人背景原创主角 于2010.8】----------------------------------------

 

.请节录两篇文章之写景段落,两篇完成时间须隔半年以上。

 

【2010.8 监牢】

他是那种过于容易就遗忘过去的人,然而直到很多很多年以后,他依然记得母亲葬礼那天的天空。黑色的,茫茫的漫无边际的黑,阻挡了阳光,阻隔了希望,就像是预示了后来的他,世界透不进一丝光,看不见希望,也看不见救赎。

 

【2013.8 某市一中高二某班】

我眼前天很蓝,阳光是暖金色,云彩也是暖金色,像画一样……太过灿烂……有风在我耳边猎猎作响,还有鸟叫的声音……那么美好。

我想拥抱它。

----------------【我居然能找到写景的段落……】----------------------------------------------

 

.请节录两篇文章之H段落,两篇完成时间须隔半年以上。(如果没写过的话请跳过,或著放放前戏或接吻也行←喂)

因为没有写过H所以只有吻戏了【如果这也能算吻戏…..

 

【2014.1 笔友】

「最后,Flippy,能完成我一个请求吗?你可以闭上眼睛二十秒吗?」

Flippy闭了眼,他感觉到唇上有金属冰冷的触感,那触感持续了十秒消失了。

二十秒读秒过去,Flippy睁了眼,看到的是自己家的天花板。

他发现自己手上拿着自己十年前的军牌,他下意识地用那个碰了碰自己的唇,那是……

他感到头一瞬间刺疼。

那是……什么呢?

 

【2013.8 某市一中高二某班】

还没有结束,我看到赵熙然本是惊恐地睁大的眼睛闭上了,在他的脸上多了几道血污,凶手用手合上了他的眼;接着凶手又合上了赵熙然的嘴,我看到赵熙然的唇有轻轻地凹下去的迹象……那个杀人犯,不是用手指触碰了赵熙然的唇就是吻了他!

坏掉了。

杀了赵熙然的人,已经坏掉了。

---------------------【真的是吻戏啊尤其是笔友那篇的….】-------------------------------------------

 

.请节录一篇自认为写作生涯里写过最甜/欢乐的文章。

 

Fliqpy不太清楚目前自己的状况。

好开心。

把刀刃完全没入那个人的身体,刀刃末端的自己的手上感觉到那个人血的温度和他身体的温度……真的碰到他了!

Fliqpy顺着那感觉张开手环住那个身体……终于能够拥抱他了。

但是,很疼,而且很冷,有什么东西在流走。

因为之前从来没有经历过所以不明白。

这是拥抱自己想拥抱的人的感觉吗?

还是说这是杀掉自己喜欢的人的感觉呢?

……

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愉悦的心情占了多数。

 

说起来,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很严重的事情。

那个人,明明是最喜欢的那个人,名字是什么呢?

「Flippy!Flippy!你振作一点啊……救护车……救护车马上就会来了……Flippy……你坚持一下……」

能看见一个红色头发的女孩,那个女孩带着哭腔呼喊的就是那个人的名字吗?

Flippy。

哦,明白了呢。

 

我即是你,我爱你,我杀了你,我杀掉了自己。

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

愿望实现了啊。

-----------【互动命题(一步之遥 拥抱 觉悟)觉军向同人 双杀大团圆结局 于2014.2】------------

 

.请节录一篇自认为写作生涯里写过最痛/悲伤的文章。

 

不截了

大概是《监牢》 因为写的时候把情节崩了人设也崩了最后还烂尾了

------------------------------------------------------------------------------------------------------------

 

.请节录一段动作戏。(EX:打斗、追逐……)

【为了对比也截两段吧】

 

【监牢】

这样下去只有一个结果,他体力耗尽被干掉!

好不同意才觉醒怎么能这么死了?

所以。

暗痕放弃躲闪,用电网包裹住全身,然后,直冲向密集的能量弹……后方的萨麦尔,狠狠一拳,“无畏的小鬼也很讨人厌不是?”

紧接着又踢出一脚,由于个子太矮被萨麦尔一把扯住脚踝,被甩开前暗痕运起魄力,电流从脚传导至萨麦尔身上。电就这点好,可以直接攻击敌人身体内部。

不过这一击暗痕也付出极大的代价,被甩飞出去直接砸断了好几棵树,最后还掉石头上。

疼死了。

紧咬着牙根忍着疼爬起来,暗痕再一次冲向萨麦尔。

这一次他手上多了武器,一条锁链。其实一直都有,只不过他用了点小法子将它隐藏,目的是让对手轻敌。但现在是迫不得已,刚刚头疼了一下,总觉得狱要回来了。

 

【本影纪】

卿礼话才说完那个人就冲了上来,但没有近卿礼的身,他登墙上了天花板撒下无数根白光。

针。

速度很快,而且无须怀疑,一定有毒。

卿礼将手缩回斗篷,再伸出时他手上已经多了一把撑开的伞。

整个过程速度极快,至少轩辕窕没能看见他的动作。

那伞的质量似乎很好,又裹着斗气。毒针戳不动,于是用针者决定近身了。

他用肋差,而卿礼从伞里拔出一柄苗刀。

刀刃相接,用针者居高临下,加上了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制卿礼。

看样子是他占上风不错,但是……

卿礼从用针者的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向他刺了过去。

“我其实是左撇子。”卿礼眯眼笑,“身材不错嘛大姐姐……我是个好男人呢我从来不……我从来不有说过我不打女人!”

用针者始终是杀手出身,他,不她闪得极快,但匕首依然还是划破了她的斗篷,暗紫色的战斗服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

“小孩子正经的不学就学流氓!”用针者直接将破斗篷扯下来丢往一边,她低下头,突然露出一个笑,以卿礼为圆心跑圈,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起初只是像连了条黑色的尾巴,但后来似乎出现了十多个她的本体,不经意间她手里多了两柄柳叶飞刀,加上分身的效果便是二十多柄。

二十多柄飞刀都向着同一个目标飞过去,在场的人都瞪大了眼。

而卿礼只是闭上了眼,完全没挡,也根本没闪。

柳叶刀消失了!

同时消失的还有那个女人和之前阻止过她的另一个人。

 

----------------------------【其实我还是写了好些动作戏嘛】------------------------------

.请节录一段自认为最芭乐/肥皂的剧情/对话。

【本影纪】

轩辕窕笑着,但有眼泪在她眼眶里转:“青鲤,你今年只有十四对吧?七年前我救你的时候我也十四岁。你只比我的儿子们大一轮而已……我相信,你能成为阿曜的卿礼哥,就像我是你的窕姐一样。”

“……嗯。”不知是怎么了卿礼靠近了轩辕窕,他舔了舔女人眼角的泪,“真的是咸的。”

这样的暧昧举动让轩辕窕惊了一下,而且她觉得不是那么适合,便下意识别过头去,然后她听见少年在她耳边有些低哑的声音:

“窕姐,我其实对你……”

卿礼将头挪开了。

“嘛……算了。你能想起那三个字,我已经很开心了。”

少年笑着,虽然他总是笑着,但这次的笑却比之前的都显得真实切令人心疼。

轩辕窕突然觉得自己很罪过。

自己似乎不经意间利用并伤害了少年的雏鸟情节了。

-----------------------【其实那篇随便截都狗血啊】-------------------------------------------------------

 

 

.追溯黑历史羞耻PLAY完后请说下感想吧!

这个太残酷了 好吧虽然我本来就是在追溯黑历史才会想去看看有没有现成进化录【不然我都想自己写个表了】

其实看下来之后有种在退步的感觉 虽然在情节方面的紧凑性似乎变强了 但是描写和细腻方面绝对是有退步了

 

老实说其实看了所有黑历史还是最喜欢【监牢】 因为里面除了本来漫画里有的人设都真的是花了我很多心 但是因为2010年太不淡定那个又是论坛活动文时间很紧 崩掉了实在是难过得要死

有机会把他们写在我自己的世界观里

而且那个有承载着我人生黑历史的一部分 回顾一下真的十分痛苦

 

企划那篇也崩了【玩企划真的最烦的就是总避免不了OOC别人家的孩子顺带还OOC了自己孩子】 估计是写到后半程我跟雨辰都没力气了……..

其实太想把左囿玩死了【来感受爱意】

杀欧阳妹子的那段我本来是截在动作戏里的 后来又觉得动作不多就又删了

 

本影纪会继续写 但写好的三章估计会大修 话说那个读一遍下来真的感觉太糟糕了 感觉是我除了小学写过的玛丽苏之外写的最糟糕的东西

话说我忘记了大家的人设【我够………

 

然后我发现我真的没有写过好结局的文

也从来没有认真的写过景

以后会加油写景写HE

 

END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