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写文

主文 也偶尔画画
渣浪微博
来跟我玩吧WWWW

Kouya江弥

© Kouya江弥 | Powered by LOFTER

笔友【HTF同人】【军觉军】

Flippy有一个通了四个月信的笔友。

其实Flippy和笔友先生认识不止四个月。

Flippy有个Blog,是他退役十年后创的,有写对军旅生活的回忆,也有写退役以后的生活。

那些对于普通人来说很遥远也很有趣的内容为他吸引来些粉丝,其中就有那位笔友先生。

 

笔友先生的网名叫Q,在Flippy还只更新了三篇博文的时候就已经是追随者了。

Q对Flippy的每篇博文几乎都有评论。

回复内容有【期待下文】【我讨厌那个文里的XXX】【你当时就该怎样怎样】【我觉得你就不该那样那样】……之类的和文章内容有关系的;

也有【我今天去我一直想去的饭店吃饭了】【我在杂志上看到XX(可能是某个刀匠)的新作,真是超漂亮】……这种完全就是写自己的事的。

因为Q很坦率也很友好,而且对军队的事有些了解,Flippy觉得自己和他挺聊得来。

 

不过Q的回复时间几乎都是在凌晨,总之就不会在Flippy醒着的时候;Flippy也加过Q的MSN,但Q的在线时间也总是Flippy的非在线时间……这让Flippy一度觉得Q也许和自己隔了一整个大洋。

Flippy就问了一下。

Q的回答是「生活所迫,所以作息时间有点奇怪」。

之后Q以【写信的话,反正送来送去就挺慢了就不会存在什么回得晚的问题了】为理由要了Flippy的地址。

于是,Flippy和Q先生就从网友成为了网友兼笔友。

 

 

第一封信只是一张写着【这就是我的住处啦】的普通明信片。

来信的地址表明Q就住在Flippy住处的邻镇,确实能算挺近的。

 

【也许有机会可以一起去喝酒什么的。】

Flippy这样想着,就这样写寄出去了。

然后,

----------------------------------------------------------------------------------------------------------------

Dear Flippy,

一起去喝酒就算啦。

你知道我的作息时间很怪的我没法和你去喝酒。

而且你绝对不会想见到我。

 

说点别的吧,你在Blog里有写到你最近在省吃俭用拼命赚钱想买把战术直刀。

你超讨厌刀吧?

你有写过的,有好长时间你无法接受任何会让你联想到战争的东西,连图片和游乐园里的玩具飞机都不行。

那为什么会想着买战斗刀。

                                                                      Q

----------------------------------------------------------------------------------------------------------------

 

 

----------------------------------------------------------------------------------------------------------------

Q,

确实有那么几年的时间我被那个问题困扰着,也看过不少心理医生……但是现在都又过去了那么多年,已经治好了。

那个刀,是想买来送人的……额……虽然那个人已经跟我失去联系好久了。

算是道歉吧……

Q认识那样的人吗?一开始的时候超讨厌,甚至每天睡觉起床都做同一件事就是祈祷他消失,但是,他真的消失之后又一直觉得挺难过的。

                                                                    Flippy

----------------------------------------------------------------------------------------------------------------

 

 

----------------------------------------------------------------------------------------------------------------

Dear Flippy,

已经痊愈了啊!真好。

 

只要是没有听到死讯,人就不能说是消失。

我想Flippy想传达的东西,那位先生一定会在某个时候收到的。

不过那是个什么人啊,能得到Flippy的怀念让我挺嫉妒的(开个玩笑)。

 

我跟你倒是正相反,我认识一个恨我恨到骨子里的人,希望他现在没那么恨我了(大概不可能)。

祝愿你的心意能传达到你朋友那里。

                                                                     Q

----------------------------------------------------------------------------------------------------------------

 

这是Flippy和Q成为笔友的第一个月的通信内容。

等Flippy再次回复已经是三个月以后的事。

----------------------------------------------------------------------------------------------------------------

Q,

真是抱歉。

这次回信很慢,因为不知道要怎样写,就拖了一天又一天。

是关于消失的问题。

那个人,如果是消失了就一定是消失了,已经没有可能再见到了。但是刀还是会买的。

我或许只是给自己找点心理安慰,毕竟我曾经真的对他做过一些很过分的事情。

其实有的时候我会觉得,Q,你跟那家伙有点像……不过只是喜好方面的,像刀……还有,感觉你们都太坦率了。不过那家伙可不像你是个温和的人,或者可以说是个很残暴的家伙。

 

我要说点关于那家伙的事情你不介意吧?

他真的可以说是这世界上最最最糟糕的存在。

我是在战场上认识的他,他很强,跟我完全不同。我在Blog上写真正的战争很少,因为我真的很差劲,我在新兵训练营里各项都是最好,但我无法上战场,我害怕人死,不管是我自己还是敌人的死……但是他不同,他似乎就是为了战争而生的,完全不在乎别的。

我无法描述他有多擅长战斗,因为从我的角度无法看到,但是我可以看到他结束战斗以后的周围的情况。当时军营里有人说他是死神或者是杀戮之神,那不为过,因为甚至是妨碍他的战友,他也是能杀掉的。

他让敌人,让自己人,让我,都很恐惧。

我不喜欢他,不可能有人会喜欢这样一个杀人狂。

不过他真的很强,他可以为我们的队伍带来绝对的胜利,所以大家就都忍着他,甚至没有把他的事汇报给更上面一级……

但是后来他做了一件再也无法让人忍受的事,在有次打了胜仗开庆祝会的夜晚,他趁战友都喝醉睡着后把人都杀了。

因为无法找到证据,又是天大的丑闻,上头无法对他公开定罪;经过一些检查和测评后发现他患有严重精神疾病,上头就把他关在精神病罪犯监狱里两年,各项评估都显示正常了又把他放出来,送到一个绝对不会有人认识他的地方去。

那真的是个很好的地方,不管是环境还是人,所有的一切都让人感觉到幸福……除了他的存在。

他攻击过邻居和路人,很多次,如果不是我及时制止他肯定会杀掉他们。

他一直吵着要回去,回战场,他讨厌这个和平又稳定的环境。

他做事激烈又极端,我每天都在害怕他又在我没注意到的时候去伤人杀人,所以就算我终于到了一个安稳的地方我也实在感受不到安稳;再加上我难以接受一切能让我联想起战争的东西……我感觉我就算从战场和精神病人监狱出来了也还是处于地狱之中。

我真的是憎恨他,在他消失前的一年里,我起床睡觉必做的事就是祈祷他消失,去许愿池或者是看到流星,在任何可以许愿的场合,我也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让他消失。

后来,有一天他提出要跟我谈谈,你知道吗,从来都只有我找他谈的……所以,那天我有预感有什么会不一样了。

「Flippy,你现在幸福吗?」他问我。

我怎么可能幸福,那个时候的我有他在怎么可能幸福。

我从还服役的时候说起,说他给我带来的麻烦,说自己遇见他就是人生最大的不幸,或者说就是因为遇见了他才不幸,我抓着他的肩膀对他吼「你消失好吗?我拜托你,我乞求你,消失好吗?」

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他愣住的样子,然而他也就是愣了那么五六秒又大笑起来,他总是那样子夸张又邪气地笑,所以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他凑在我耳边说,

「你才是超糟糕,在战场上,你需要你战友救你命;在这里,你需要那些人对你温柔来救你心……你总是需要别人才能活,就是偏偏说不需要我……你除了战争和杀戮就很少有不喜欢的东西,你那么博爱,也舍不得把你的喜欢分我一点……Farewell。」

 

然后他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一直希望他消失,他真的不在了我却没法像一开始以为的那样开心起来。

我开始回忆跟他有关的事,我发现我真的才是最糟糕的。

我,靠他升了军衔,得了好几个军功章,我不得不承认,我一直任着他在战场上胡来是因为我需要他给我带来荣耀;我在精神病监狱的时候,只靠我一个人的力量绝对无法通过评估得到被放出来的机会,而最后,我也是需要他消失……

我在特定场合需要他,在不需要他的时候就希望他消失,我真的对他做了太过分的事了。

但是我已经没法对他道歉了,他已经消失了已经再也听不见了。

我记得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名字是寻找丢失物品的神奇咒语】,然后我悲哀地发现我其实并不知道该称呼他为什么,更是,不可能找得到了。

 

Q,感谢你看到这里。

这是我自从他消失后第一次谈及他的事,你也许会觉得有些地方有逻辑上的问题,但这个确实是我能想出的最好的表述方式。

 

同样,希望那个Q觉得还恨着自己的人已经不恨你了。

                                                   

Flippy

 

----------------------------------------------------------------------------------------------------------------

 

 

----------------------------------------------------------------------------------------------------------------

Dear Flippy,

我还真是引出了一个很隐私的话题啊,我都觉得我太“坦率”了。

谢谢你愿意把你的秘密说给我听。

我最近遇到一件好事。前两天打听到了那个我觉得一定还恨我的人的消息,听说他没有原来那么憎恨我啦。

 

因为Flippy把那么重要的事情跟我说了,我也说说我的事吧。

我因为被那某个人憎恶着一直无法释怀呢,我明明最喜欢最喜欢那个人了。

我自私自大又自以为是(说来这个是他原来骂过我的话之一),我从来没有好好地听他说过话都是按着我自己的方式去做事。

我觉得会伤害到他的东西我就尽全力去清除,那种只是表面对他好的家伙也在清除范围之内;后来他搬了家,那是个好地方,至少周围人都是真心对他好的,他开始能够正常的笑了,他看起来很幸福,但是,就是因为那个地方太好了,没有我可以为他做的事。

我很嫉妒,嫉妒他每天以笑容面对的那些人,嫉妒那些为他所需要的人。

我想要是能够回去一开始那个到处都是对他有伤害的地方就好了,我就又有可以为他做的事了,但是他不愿意;然后我想如果这个地方的人也对他是种伤害不就可以了吗,所以我做了一些让人误解他的事为了让人讨厌他……结果就是那里的人们包容了他并给他帮助,而我的行为让他很讨厌,他开始恨我。

我不高兴他不明白我的心意,所以我变本加厉,于是他更厌恶我了。

我进行了自从我有意识以来的第一次反思,我得出一个结论,我就是对于当前的他来说最大的伤害;他唯一需要我做的一件事是,滚。

我就离开了,再也没在他面前出现过。

我本来想在走前跟他道歉的(虽然我知道道歉无法抵消我做过的事),还有些别的话,但最后我们也还是在吵架我就最终也没说出什么好话。

 

现在我知道他没有原来那么恨我了,他现在过得很好,可以正常地与人交流,可以灿烂地笑,不会半夜被噩梦惊醒,认识了可以把秘密告知的人。

他现在,看起来很幸福,看来没有我他确实会更好。

我释然了,没有理由再纠缠了。

 

同样感谢Flippy你能读到这里。

愿你一切顺利。

----------------------------------------------------------------------------------------------------------------

 

……

 

这封信之后Q的名字再也没在Flippy的博文的评论列表里出现过,他的MSN再也没有显示过在线,也没有再回复过任何Flippy发过去的东西;Flippy曾在电脑屏幕前连续三天通宵等着Q上线但无果。

Flippy也有给Q写过信,寄过明信片,但全部被邮局以地址不存在退了回来。

那个网名为Q的人消失了。

 

Flippy决定去找Q,反正邮戳就是邻镇的也不远。

有感情会思考的生物有时候就是过于执拗,对某些随便想想都就只有一种可能的事情也一定要亲自确认了,不得不承认的时候才会承认。

Flippy先去了Q每次写的地址,据说在很多年前确实是有一幢住房,但已经被拆掉了,现在就是邻镇邮局的所在地。

走在街上的时候Flippy就觉得安静得不寻常,进到邮局里面更是感觉气氛诡异。

即使不做军人十多年,但直觉和判断力还是比普通人强的,Flippy在桌子底下找到了邮局的几个工作人员,那几个工作人员都在抖,且不敢抬头看Flippy的脸,就像Flippy是来抢劫的。

废了一番口舌才解释清楚自己不是什么坏人,邮局的人说是认错人了。

半年前有一个跟Flippy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提着杆步枪进来,打坏了吊灯,对着几个反抗的人的脚边开了枪,表示自己要寄信,并要求保留着写着邮局还不是邮局时候的地址的信;他每个星期总有一天会来取他的信,一般是在半夜,他砸坏邮局的窗户进去找,所以后来邮局都不锁窗户。

两个月前那人留了言说以后他都不会再来了,而如果仍然有寄到这里的信就按规矩把它退回去。

「那个人肯定脑子有问题的……是你的双胞胎吗?」

「Flippy先生要小心哦,说不准是个逃犯整容成你的样子想陷害你的。」

……

邮局里的,以及这条街上的围观群众如是说。

「都不是……不管怎样,代替他给大家道歉了……」Flippy诚恳地给大家鞠了个躬,「如果有需要,吊灯和窗户的钱……」我可以赔的。

「不用了!」

……

有一个小孩给Flippy递过来一个信封。

「那个叔叔,他说假如有跟他长得一样的人来这里的话就把这个给他。」小孩眼睛亮亮的,「其实那个叔叔不是坏人。」

「那家伙让你这么说的?」Flippy接过信封。

「他说我跟你那么说他就给我玩他的枪……那个枪真重,还不如我的玩具枪好玩……他说当然很重因为还负了生命的重量……他说他以前一直觉得枪最轻了,但是现在能感觉到重了。」小朋友说着明显不是他这个年龄的人会说的话,舌头差点打结。

「你一定背这段话背了好久。」Flippy微笑着看着那个孩子。

孩子点头。

Flippy打开了那个信封,空的。Flippy仔细看那个信封,只有寄信人的位置和以往Q寄给他的不同,

【Fliqpy】

那家伙的名字,Flippy一直不知道的,那家伙的名字。

 

给了那个小孩一颗糖做谢礼,又再次给邮局和街上的人道歉,Flippy离开了那个小镇回到自己的家。

他找到了Fliqpy寄来的最后那封信,幸好他会留着信封。那是个自制的信封,双层,把外层揭开后的内里上果然有字。

 

----------------------------------------------------------------------------------------------------------

真的很抱歉,我做了那么多给你带来麻烦和不幸的事情。

对不起。

 

战争、血、各种各样的刀和枪……这世界上有很多让我欢喜的事物,

然而只有Flippy,是我喜欢的人。

↑那时候没来得及说给你的话,现在也没变。

 

但是真的得说永别了,已经到了就算你睡着了我也不是想醒来就醒得来的地步。大概是因为我心态变了,我接受了至少你我参与的战争已经结束,你已经没有任何地方会需要我的现实,我便不再有存在的意义了……你在发现这些字的时候我应该已经真的不存在了。

真好,在消失前能知道你已经不恨我了。

 

永别了。

                                                              Fliqpy

--------------------------------------------------------------------------------------------------------------

 

Flippy握紧了那个展开的信封。

他现在知道了名字……他闭了眼,默念着【Fliqpy】。

他在自己的思绪中奔跑,越过战场,越过精神病犯罪者监狱,越过欢乐树的小镇……越过所有他和他都在过的地方……在一片白茫茫的空地上停了下来。

「我也有想说的话啊!我才该说是对不起!我明明一直在依赖你!你不见了我很难过,因为我不知道我以后该去依赖谁了!」Flippy对着虚无喊道。

没有回音。

Flippy跪了下去。

不知是什么时候,有一个穿迷彩作战服的金色眼睛的男人在Flippy面前蹲了下来,是Fliqpy。

Flippy注意到Fliqpy有些透明,他伸手过去,确实是抓了个空。

「这太正常了。我本来就是为了战争被创造出的人格,好几年前我就看到报纸说那个战争真的已经全部结束了,我能清醒到现在就只是被【你憎恶着我】这一件事纠结着而已。我已经没有存在的理由了……精神病人不是被世界抛弃就是被治好了,我不希望你被抛弃……」Fliqpy笑着说道,「最后,Flippy,能完成我一个请求吗?你可以闭上眼睛二十秒吗?」

Flippy闭了眼,他感觉到唇上有金属冰冷的触感,那触感持续了十秒消失了。

二十秒读秒过去,Flippy睁了眼,看到的是自己家的天花板。

他发现自己手上拿着自己十年前的军牌,他下意识地用那个碰了碰自己的唇,那是……

他感到头一瞬间刺疼。

那是……什么呢?

他看到地上散落着很多信,其中一个在寄信人的位置写着【Fliqpy】。

Fliqpy。

Flippy看着那个名字,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它的念法;他就立即去回忆那个名字主人的样子,出现在脑海里的也仅仅是一对金色的眼睛和模糊成一团的影子。

他发现自己忘记了。

再想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东西的时候,也再无法想起了。

眼部传来酸胀感和湿漉感,他发现自己哭了,但是始终想不起来自己是为什么哭了。

 

我希望你幸福的。

永别了。

 

恍惚间Flippy听见了谁声音,但屋子里确实只有他一个人。

确实是,只有一个人。

 

-------------------------END---------------------------------------------------------------------------------

 

以下是相当无聊的作者的碎碎念【相当长且无聊哦】:

能坚持着把这语文伦次又没有什么特别情节废话又多的东西看到这里的你一定是绝世大美人!

在此m(_ _)m…..

 

因为我对【黏着系男子十五年的纠缠不休】一直是存在着执念……有一天突然想到【第十五年我想起来了 我和你其实就是一个人啊】这样的梗【够了!

于是就总想把它敲成字,不过最后设定只是过了十年(十一年?)【还不够吗?!】 

军人已经全部康复了并且已经坚信着qpy已经消失;而qpy也在这十年间心境有了改变至少已经可以控制自己见神杀神见佛杀佛的性子了……这样的设定

 

一开始只想写段子…但是我无法简洁地说完这个内容最后就发展成了5000+字【够了

 

话说看到名字那段的时候读者君你是否以为会HE……(就是找到了啊然后互相告白最后愉快地两人(一人)过上了peace&love的生活……)

实话说我写着的时候都差点以为可以HE了!……但是最后还是那样了我这辈子可能都写不了HE了…..

这个一开始想好的结局就是qpy消失,ppy彻底康复【我太喜欢虐觉醒了我都觉得我够了】【话说我写的觉醒都真是有奉献精神啊明明在个人理解中他就是完全不懂爱的类型……

 

还有我把军人小天使写得有点自私还说他有利用觉醒上位什么的 主要是因为KA-POW里他袖子上只有一个杠但是正片里有三个杠 如果把那个理解成军衔就似乎是【士兵→中士】两级的跨度【我最喜欢军人了没有黑的意思

 

我废话好多…

希望大家能喜欢这篇文【不可能…

总之是真的希望大家能喜欢

m(_ _)m

                                                             Kouya 2014.1.23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