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写文

主文 也偶尔画画
渣浪微博
来跟我玩吧WWWW

Kouya江弥

© Kouya江弥 | Powered by LOFTER

【剑三同人】叛徒【唐毒】【唐天一】【1】

【未完结瞩目】
然后文前的碎碎念一下
背景是设在五毒分裂的时候
这次主要查资料都查苗族名字了 可能在背景上会有bug
自己写的都不知道能不能算唐毒 毕竟其实是天一教。。。。
而且 受湘西剿匪电视剧的影响太深 每次一写苗人我都写得毁天灭地地强悍。。。所以这部分看起来唐门略受啊??
不过反正我写东西都清水 攻受就看文的小天使们自己定夺吧
爱你们每个愿意看下去的人
————————————————————————————

01
夜昼还在纠缠,天色还以灰黑为主。
陵久卜羲被吵醒了。
林子里太多动物因受惊而四下逃窜带出来的声响,使得陵久卜羲无法继续安稳地睡下去。
有东西来了,还不是小东西。
陵久卜羲爬上他住处附近最高的大树,闭了眼,集中精力和内力于鼻子和耳朵处,感受风。
风总是能告诉陵久卜羲许多他想知道的消息。
风里有属于人类的汗味和血腥味,有人受伤了;
大约一百里以外,因人在奔跑而带起了四道不太和谐的气流,前一后三,偶尔还有风被什么细而快的东西穿开……
陵久卜羲猜那是场追杀,三追一,至少那跑后头的三个人能使用弩箭或者飞刀之类的武器。
四人离陵久卜羲越来越近,陵久卜羲听到机括的声音……看来不是苗人,也不像乌彝白彝。
汉人咯。
追人的三个,使用暗器的手法都不弱,那被追的人虽不反击但也是真会躲……此惊扰他睡觉的四人应该都是练家子。
陵久卜羲就乐了,他现在正好需要汉人的练家子。
乌蒙贵大人理想中的最强尸人军队,就是要那些原体功力不弱的汉人做尸人材料的。
从这苗疆去中原抓点人回来十分麻烦,危险不说,陵久卜羲真是怕惨了要翻山越岭……所以碰到这四个自己撞上来的家伙,陵久卜羲十分开心。
他蹲在树上,当听到附近的枝叶开始有不小动静的时候,吹响了虫笛……
惨叫,惊呼,枯枝落叶被慌乱地踩踏,机括弹跳,弩箭四处弹飞,鸟儿惊飞拍翅……种种声音混在一起,做了天光乍明的背景音。
陵久卜羲轻盈地跳到地上,他扫了一眼被蛇缠住的三个人,微笑着用中原官话说了句「早上好」,偏头,躲过了一个飞镖。

「放了他们!」四下没有别人,没有特别的响动,却有人声。
陵久卜羲笑了,「连面都不敢露,还跟我提放人?」
他刚说完,对面树上就出现一个人影,一身黑灰色为主色调的皮甲,端着一把弩。
陵久卜羲直觉这唯一一个没被捉的才是之前被追杀的人,若真如此,那他不仅不趁机逃,还打算救他的敌人,也真是个有趣的人。
陵久卜羲总是无聊的,这苗岭说它小吧却没法轻易走出去,说它大呢又真是只有那么几处地方可以去……而且,因为五仙教的分裂,陵久卜羲能去的地方,能一起玩的人又少了许多。
闷好久了,终于遇到个这么有趣的人,得好好跟他玩玩才行。

02
「汉人,为何擅入我苗疆,惊扰我睡觉?」陵久卜羲觉着自己这话说得特棒,对仗工整,很是有气势,还比【此山是我开】之类显得严肃。
他十分期待对面怎么回应。
哪知那树上的人就一句,「放了他们。」
还能不能聊天了这人?
陵久卜羲刚想再重复一遍那话,就听到那仨被捕的其中之一恨恨地吼了一声,「谁要你这叛徒同情!」
陵久卜羲这才注意了一下四人装束,款式和颜色虽有所不同,但容易看出是出自同一门派。
树上的人不动容,依然端着弩箭对着陵久卜羲,说「放了他们。」
「不放要怎么?」
「你想试试追命箭的滋味么?」
陵久卜羲耸肩,眼睛转了一下,一副【依你】的表情,「你扔了武器来我这里,我就放他们。一换三,你不亏。」
树上的人竟不多做考虑就真扔了弩,跳下树,走到陵久卜羲的面前摊开双手,以示诚恳。
陵久卜羲也吹响虫笛,缠住三人的几条大蛇迅速地退下去,隐进林子里。
有一人想捡他在地上的弩,手伸过去就被土里窜出的蝎子咬了一口,顿时手肿胀发黑,青筋暴起,陵久卜羲身形鬼魅地一晃,闪到那人面前,抽出腰间的苗刀切了那人的手,断手落地,很快就腐烂了。
「人质就算被放了也乖点好吗?」陵久卜羲皱眉,一脸无奈,「向东边走,再往西要到五仙教的地盘了,把你们炼成大毒尸哦!」他边说,边做张牙舞爪的动作。
「唐戟!你不仅妄图谋害门主,还与苗人勾结!」那断手的哥们儿愤愤道,「叛徒!唐门是不会放过你的!」
另外两人算是识相,半推半搡地招呼那断手哥先逃再说。
陵久卜羲偏头看那叛徒小哥,发现他仅是眉头微皱,无所谓又无畏的模样,但是牙根咬紧,看来是强装的镇定。
矛盾的人儿啊。

03
「你真不限制我行动?」唐戟问,「不怕我跑,或者暗算你?」
陵久卜羲只拿走了他的千机匣,就让他跟他走而已。
「老子超强,不怕你跑……再说了,你这不没跑么。」陵久卜羲把玩着那千机匣,一不小心朝自己弹了支箭,他看似慌乱地躲开,还煞有其事地大呼了口气,说着「吓死我了……」
唐戟觉得这苗人真是会自娱自乐。
他仔细观察了陵久卜羲,男的,顶多十六岁的样貌,心智年龄还要更小,目前比自己矮半个头;瘦而不弱,很灵活;猫眼,薄唇,看起来就是会耍小诡计的面相……主要以吹虫笛操纵毒虫做攻击手段,腰间挂着苗刀,左腿上也绑着匕首,有一定近战能力,但想必强不到哪里去……嗯,左撇子。
陵久卜羲浑身都是破绽,也是唐戟不想,不然他还有淬毒的飞镖,起码逃走完全不成问题。

「说来你怎么不逃?」陵久卜羲玩够了千机匣,凑到唐戟前面,垫脚尖,尝试着与唐戟比肩。
唐戟腹诽,他要真逃了估计这苗人就要对三个同门下手了,虽说也分开近一个时辰,但传说中苗疆用蛊追踪的手段可是能至千里之外……不如乖乖留下,反正这苗人目前还不打算整他的样子。
「我猜猜。」见唐戟不说话,陵久卜羲就自己说下去,「你怕你跑了,我又去找那三个追杀你的废物的麻烦。」
他在心里补了一句,【虽然你不跑,我还是要动他们仨。】
陵久卜羲在那三人身上下了蛊,一个时辰左右发作,如果不是异常坚定之人,自我意识就会丧失,只会跟着引路的蛊虫走到有天一教聚集的地方。
只可怜唐戟不知道自己的去留都没法救助同门了。

唐戟以沉默来应对陵久卜羲,反正这厮根本不像是会因为他沉默就停止扯淡的人。
「你叫什么名字?」陵久卜羲问。
「唐戟,兵器的那种戟。」
「哦,我叫&#_:*,*<:@‖…」陵久卜羲说了一句苗语,他停下脚步,四处环视了一周找了一根树枝,在地上歪歪扭扭地写道,【陵久卜羲】,他说汉字大概是那么几个字,但是他不知怎么念。
唐戟看了一眼,念了一遍「陵久卜羲」,为让这苗族少年听更清点,又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
得知自己名字汉语发音的苗族少年欢愉地反复嚼着这四个字,嚼了一会儿又开始自说自话,「卜羲是姓,久是我阿爹的名字,所以你叫我陵就成!」
唐戟眼角抽搐,他根本无所谓这厮叫什么,况且,这小子莫名其妙说起自己名字做甚,总不会是想跟他做朋友,一定有鬼。
果然,陵久卜羲接着就来了,「唐戟,你是我的俘虏,我还告诉你我的名字,甚至连我阿爹的名字都告诉你了,我很诚恳吧?」
「你想知道什么,直说。」唐戟带上他那遮住半边脸的面具,「我能说的都跟你讲。」带面具能让别人难以从他表情上判断他情绪。
「面具拿走。」可陵久卜羲不傻。
唐戟又只能将面具揭下。
「你什么门派?」
「唐门。」
「那个爱恨分明,黑白明辨,以捍卫本门声望为最重任的蜀中唐家堡?」
「……嗯。」唐戟顿了一下,他震惊于陵久卜羲知道唐门弟子的誓词。
「出自这种门派,你还能当叛徒,莫非你天生反骨?」
「我不是叛徒。」唐戟回得极快。
「可唐门在追杀你,你难道是被冤枉的咯?」
「没,不过我不是。」
「好矛盾啊你。」
「……」

04
唐戟也觉得自己挺矛盾的,他会被当做叛徒,是因为他确实做了叛徒才会做的事。
他刺杀唐门门主唐傲天,不算出乎意料,失败告终。
因为知道即使解释也不会有用,唐戟选择了直接逃走。往五毒方向逃有两个原因,一是苗岭树多地形复杂,易于躲避追杀;二是他想找个人。
他不知道那个人是死是活,但是他觉得必须找找试试。
唐书雁。
十多年前,若不是书雁小姐在中原施舍他一顿饭,带他回唐门,他一定饿死街头了。
唐戟当时就在心里发誓,就算是以命也要报答书雁小姐的恩情。
可是书雁小姐,却因为唐傲天的野心,去苗疆就再也没能回来,五毒分裂后的这半年,更是没有任何音讯。
唐戟很久以前就看唐傲天不起,虽誓词说以门派声望为上,可是门主那只要唐门强盛就不顾手段的做法,让唐戟很是恶心。
不论黑白走私军火,不辨是非玩弄商机……甚至有人说十年前的枫华谷,是他故意流露出盟友的情报……
最过分的是对书雁小姐,那可是他的亲生女儿,他竟也能……
唐戟到底是觉得,唐傲天才是唐门最大的叛徒,他黑白不分,是非不辨,欺盟友,卖女儿……通过削弱其他门派而让唐门强盛,根本无法让唐门真正强盛。
唐戟无法承认唐傲天的行事方式,若他忍了,他觉得自己才真是背叛了。
虽不再与唐门中人一路,但他问心无悔无愧,唐戟觉得自己没有做错,所以他绝不承认自己是叛徒。
当然这些,唐戟自然不会与陵久卜羲直说。

05
陵久卜羲倒也没锲而不舍地追问,他只玩笑地猜测了几种十分狗血可能,像什么情缘被同门师兄挖了墙角,像什么偶然发现唐门与自己其实有杀父之仇……还一人分饰多角自娱自乐演了两段。
然而唐戟态度冷漠,不说话甚至不动表情,让陵久卜羲感到很是无趣。
他不闹腾了,就安静地走在唐戟前面,不时把地上的土块碎石踢向唐戟,都被唐戟干脆而轻盈地躲过。

苗岭树多地形复杂,唐戟无法清楚地记得陵久卜羲带他走的路线,只知大方向是东北。
他想起之前陵久卜羲让那三人也是向东走,原因是西边有五仙教……唐戟只知苗疆有个五毒,不知两者是什么关系了。
这陵久卜羲和传闻中的五毒弟子极相似,他刻意避开五仙教势力范围,多半是和五仙教有冲突吧……
反正唐戟不信陵久卜羲会是因为他才往安全地方走。

二人在一个村子前停下了。
其实说是村子,不如说是个旅人的聚集地。
各种地方的人都有,甚至有西域人……汉人与苗人看起来最多。
苗人多是摆摊的,卖吃的喝的,苗疆风格的饰品,刀具,药酒……
其他民族的就大多商人打扮了,或许是经过此地在此歇息,也可能就是来和苗人做生意的。
唐戟觉得有点稀奇,一直只知苗族是个极其排外,尤其恨汉人的民族,没想到苗疆还能有如此融洽的地方存在。
「感谢五仙教现任的玉蟾使。」陵久卜羲似是故意回答唐戟心中的疑惑,又似是随意地提及,「也不是所有苗人都恨汉人。」
跟唐戟说完,陵久卜羲转头用苗话跟旁边摊子的小贩说了几句,边说还边指了指唐戟。
那小贩从身后的一堆杂物中翻出几个包裹,都是苗族的男装。
陵久卜羲随意地抓了两件丢给唐戟,从自己腰后暗器囊里拿了两枚梅花镖给小贩。
唐戟瞥见那梅花镖,惊了,其中一枚绑着一蓝一红两根线。
霸刀的柳少爷曾送过书雁小姐一个暗器囊和几种不同的暗器。书雁小姐舍不得用,为了防止误用或者被人误拿了去,就在那些飞镖飞刀上绑了一蓝一红两根线。
这陵久卜羲,也许知道书雁小姐的下落!

「怎的,怕我给你的衣服穿不了?」见唐戟表情有些奇怪,陵久卜羲拿虫笛戳了戳唐戟的的胳膊。
「那个梅花镖从哪里来的?」
「啥从哪里来的……我说你快去找个没女人的地方把衣服换了先。」
「有红蓝线的那个。」
「哦……?」陵久卜羲想了想,突然换了一副饶有趣味的表情,「你想知道?那讨好我啊!」
唐戟眼角抽了一下,他只想说四个字,
妈的智障。

06
唐戟拿自己的几件暗器换回那枚绑着线的梅花镖,才去找地方把衣服换了。
是苗族男装中最常见的对襟上装,大裤脚长裤……衣服一换,除了眉宇间那常年沉积的杀气倒是和普通苗人没多少区别;于是唐戟闭眼,舒展眉头,放松嘴角,再睁眼时,那之前的肃杀不见了。
陵久卜羲暗中掷出一粒石子,擦着唐戟的头发过去了。
果然就算是换上一副没紧张感的表情也丝毫没放有松警惕,在做出反应的时候杀气也没泄露。
真厉害。
陵久卜羲喜欢。

陵久卜羲向来喜欢强者,因他自己很强,强者总是容易被强者吸引的;更重要的是,作原料的人越强,所能炼成的尸人将越强。
虽说大多数成型的尸人最终不属于他,但经了他的手,就是他可爱的作品,谁不想让自己的作品更完美?
不过陵久卜羲倒是不想把唐戟炼成尸人……
唐戟不是他接触的第一个唐门中人,却是和之前那些都不一样。
尸咒中有抽取别人记忆的术法,所以陵久卜羲知道唐门大概是个怎样的门派。
可畏可敬又可悲。
可畏的是唐门弟子的实力,不管单体还是团队作战,唐门都很强,五毒会分裂有个原因是受了唐门细作挑拨,当初为了抓那几个细作,伤亡了不少人……而且就算是之前追唐戟的那三个,也是陵久卜羲偷袭成功,才控制住的。
可敬的是他们的忠诚,就算是用尸咒直接抽取记忆,从之前抓住的几个唐门细作身上也没能得到多少关于唐门的有意义的情报……
唐门弟子似乎都把门派利益放在了最首位,这固然也让人佩服,却是他们最大的可悲之处。
陵久卜羲印象最深刻的,是那绑着红蓝线的梅花镖的主人。
那是个极上乘的女子,无论相貌,武功,学识,应变能力……无可挑剔。
陵久卜羲本来恨死她了,就算乌蒙贵大人本就有反的心,但如果不是那女人激起他反的意,五仙教也不会就那样分裂了……陵久卜羲便不用与昔日同门好友师父们对立,他在苗岭游走也不必刻意避开五仙教势力范围。
可是陵久卜羲触到了她的记忆。
她总是处于恐慌之中,从初到苗疆就在害怕事情败露……但她不是怕死,她只是怕再回不去见她的情郎了。
父亲以她与柳静海的未来相逼,命她深入这苗岭……她也不是自己想要五毒分裂,毕竟虽不是自己人,她也不想看到自相残杀,只是那父命难违和筹码太重,她没得选。
……
唐书雁运气还很烂。
被抓之后她一心求死,因为她知道若不死就要被做成尸人,可天一教有的是方法让她赖活着;
没办法只能接受要被做成尸人的结局,她又想既然不会再有自我意识那也能当自己死了罢……然而她却因为咒术的失误保留了自我意识。
她再不会死了,但她不算是活的,那她是什么呢……反正不管是什么,她都不能去找柳静海,也不能回唐门去。
唐书雁开始怨恨这个世界, 她选择对天一教和五毒复仇。
是天一教让她变成这不人不鬼的模样,但如果一开始没有五毒,她便不会被派到苗疆,不会有之后的一切。
唐书雁再恨世,她也没想过唐门也有错,大概唐门弟子心中,利于唐门便为是,便为白吧?

除了唐书雁的几个唐门细作,也是那般的,他们或许不觉得挑拨五毒分裂是对,甚至不知自己做的事导致了五毒分裂,却还是一丝不苟执行任务,维护唐门维护到极致。
他们首先是唐门弟子,其次才是他们自己。
这至少在陵久卜羲看来,就是可悲的。
但是唐戟和他们不同。
叛出唐门,不伤追杀者,以已换敌之性命,坚决不承认【叛】之名,破绽他看出来了却不逃走……唐戟做事都明确地按照他自己心意的。
唐戟让陵久卜羲感到有趣,甚至让他有些憧憬。
————————————TBC——————————

评论(1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