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写文

主文 也偶尔画画
渣浪微博
来跟我玩吧WWWW

Kouya江弥

© Kouya江弥 | Powered by LOFTER

0224张佳乐生日快乐 贺文【双花向】

【到底还是错过了24号】
男朋友生日快乐!!!
没构思 想到什么写了什么 所以写得烂
但是烂有什么关系 能表达爱就是了!!!!
……………………………………………………………………

之前孙哲平就问过张佳乐,生日想要什么。
张佳乐说,跟你去K市网吧开黑打荣耀。
这确实是愿望,可是仅仅是愿望而已,他说出来,也就是说说而已。
孙哲平虽然不是选手,事却也不比选手少多少,难道这人还能在非假期时候从B市临时来Q市?

结果24号早上八点,张佳乐就接了大孙电话,「来接机。」
也许是因为生日,请假请得尤其顺利,运气也不错,红绿灯一绿到底。
在约定的地方一眼就看到孙哲平,打了招呼,张佳乐寒暄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大孙问,「身份证带了吧?」
「带了……干啥?」
「过安检了,还有四十多分钟,去K市。」
「哈?」
张佳乐就那么莫名其妙地跟着孙哲平登上了去K市的飞机。
在空姐甜美的安全说明声中,张佳乐思考了一下缘由,想到之前自己半开玩笑说的愿望,没忍住就笑了。
「笑什么?」孙哲平问。
「这简直像小言里霸道总裁的剧情。」
「你还看小言呢?」
「我不看啊……你什么眼神……听周围看的妹子说的罢了!」
「噫……」
「你才是,还学会噫了!」
大孙没再说回去,就是噗嗤笑起来,然后张佳乐也笑了。
张佳乐问孙哲平,怎么有空来。
孙哲平就一脸苦痛的说那群少爷小姐故意为难他,说如果不是为了女朋友就不给假。
「然后呢?你骗他们说是为了女朋友?」
「还没来得及骗呢,他们说我肯定没女票,不然十四号怎么一点动静没有。」
「有钱人家的小孩到底是机智……那你最后怎么请到假的。」
「我说24号真是我对象生日啊,不信就去荣耀粉丝论坛看热点话题。」孙哲平从背包里拿了一个脖枕递给张佳乐,「不过那些小姑娘真难懂啊,一边刷着『男朋友生日快乐』一边写着你跟别的男人谈恋爱的小说。」
这调笑的话让张佳乐有点点尴尬,他想了想,回了句「哈哈,有些还写得挺好看的。」
张佳乐说着,就看到孙哲平一脸惊诧,这使得张佳乐很是满意,于是他又补了一句,「看他们那么写,还挺想跟你谈恋爱的。」
「好啊,我随时奉陪!」哪知大孙回得不假思索,张佳乐一愣,带了脖枕,闭眼,惺惺地装睡。

下飞机,打车,孙哲平说的地名竟然是十年前两人最常去的网吧的地址。
那网吧竟然还在,装潢也没怎么变,装修翻新过罢了。
其实张佳乐自加入训练营之后就很少去网
吧,K市的更是再没去过,这会儿踏入那网吧,竟然有种穿越回十年前的错觉。
开了个小包间,孙哲平扔给张佳乐一张账号卡,登陆,竟然是个狂剑士。
张佳乐看了眼孙哲平的屏幕,哟,弹药专家。
「你这拿错了吧?」←张佳乐。
「没啊,我怕你那玩得跟花似的又给人看出来了。」孙哲平操纵着弹药专家在屏幕上乱转,「你想野外砍人还是竞技场开黑还是我们俩单挑?」
「先单挑,我怕你玩不出花,玩的菜,一会儿开黑不成被虐成狗。」
「我弹药专家玩得还挺溜。」
「梁静茹给你的勇气让你在我面前说自己弹药专家玩得溜么……话说你手没问题吧?」
「本来单手打你也够了,不过为表尊重,左手随便动动倒是也没什么 。」
「切!其实你大哥我擅长用脚砸键盘,也是为了尊重,勉强用手吊打你。」
「你来。」
「来!」

未必每个职业选手都如叶修般精通所有游戏职业,但是每个职业选手一定都了解,或者多多少少会玩所有职业。
何况是,狂剑士之于张佳乐,弹药专家之于孙哲平。
那可是曾经最密切的搭档最擅长也最喜欢的职业啊,怎么可能没下多一点心思。

一个人擅长的职业和打法会从某种程度显示出其性格。
张佳乐玩狂剑士也是善用技能声光打掩护,复杂的走位躲伤害以及骗输出的,他真是玩什么都玩得花,像表演……可惜狂剑士不狂还何以称狂剑,张佳乐打不出狂剑士该有的伤害;
孙哲平的弹药专家,单论操作,确实可以打一屏幕「6666666666」,可是他又太直接,一心进攻常让他因为自己的脆皮吃亏。
所以二人单挑倒是55开,互相槽了一番「菜比」,接着欢乐地冲向野外,冲向竞技场……
真是如同十年前,那时候还没有偏要拿冠军的压力,更是没有万年老二的压力,就单纯地玩荣耀,愉快无比。

「我那时走偏了。」张佳乐带上刚从别人身上爆得的巨剑,嘴角还保持着不自觉的上扬,「我觉得不拿个冠军,就对不起你,所以我去了霸图……不过也好,我喜欢霸图……跟他们玩了很久,又打了那么多场比赛,还跟你都打了……我突然想开了。」换个场合一定是沉重的话题,但此时的张佳乐却一点也不显得沉重。
孙哲平手离了键盘,等着张佳乐说下去。
「冠军依然很重要,真离开荣耀之前,肯定是要拿一个的……只是我发现它并不应该是我最想要的。」
「哦?」
「我就想和我的队友一起拿冠军……想大家一起玩荣耀。」张佳乐猛地靠上电脑椅背,整个人翘了一下,又直回身来,「你走之后,百花对我就是供着,我也太急,一个人走太快,跟他们距离远了。我只是他们的队长,因为他们不敢当我作队友……我讨厌这样……压力简直了……而霸图没人惯我,一下子轻松许多,感觉百花缭乱移速都快些。」
「就算是竞技游戏,也总归是游戏,让人放松和愉快的东西。」孙哲平笑了笑道,「蠢货,打游戏就要开心点,你没老子那么帅的脸,就别装忧郁,多笑笑弥补下。」
「我明明比你帅多了!360度无死角,驾驭任何表情!」张佳乐踹了孙哲平一脚,趴在桌上笑了好一会儿。然后他说,「以后也能这样一起玩就好了。」
「我可不像小姑娘们故事里写得那样钱多得用不完,没法今天这样总是用飞的来陪你开黑。」孙哲平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
「我就想有空一起游戏耍啊。」「不过就一起玩倒是完全没问题。」几乎异口同声。
老搭档就是有默契,张佳乐和孙哲平相视一笑。
突然孙哲平像想起了什么,忙点开了个音乐软件,搜生日歌。
「玩太浪了差点就忘记了。」孙哲平小声吐槽自己,随后他扬起个诚恳无比的笑容,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