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写文

主文 也偶尔画画
渣浪微博
来跟我玩吧WWWW

Kouya江弥

© Kouya江弥 | Powered by LOFTER

【基三】【策唐】总之就是发生在夕阳下的故事

01

清明的时候我回了天策府。

师兄走前对我说,扫墓就不用了,有机会就到凌烟阁屋顶上去,替他看看夕阳。

 

战事到底是麻烦,离师兄去世好几个月了,我才找到机会回去。

说来我一直不懂师兄为何那么喜欢从凌烟阁顶看夕阳。

我承认从那个角度看过去,那夕阳美得惊心动魄……但是那仅限于前几次看的时候……同样的光景看上百上千次,再美我也觉得腻了。

师兄说,那夕阳里有他很多回忆。

师兄还说,看那夕阳他就会想起一个人,想起和那人有关的事,看了几次夕阳,看了多久夕阳,那些事情都无所谓了。

 

02

一般来说上这凌烟阁顶有两种方式。

直接轻功飞上来……或者是以扶摇直上为中心,配合蹑云逐月之类的技巧,一点点跳上去。

我一直觉得现在大概不会有人再用那第二种方式上阁顶了,毕竟就算是我天策那就是像地上游龙的游龙步,飞个阁顶也没问题。

但是现在,就在我面前,有一个唐门弟子在一层一层跳,固执地扶摇聂云。

我想说他唐家堡轻功不是号称飞鸢泛月吗?那可是传说中能达到触碰月亮的高度的轻功。

还有唐门秘技鸟翔碧空,也比江湖技巧扶摇直上要方便得多吧……

我在阁底看着那唐门弟子跳完,然后轻功飞上去……

我看到他直直地站在阁顶,面对着夕阳……阳光洒在他身上,给他镀了层橘黄色……明明是那样温暖的颜色,却让人觉得……冷。

他转过身看了我一眼,又转回去,他打坐,对着夕阳发呆。

唐门那面具遮了他大半个脸,从剩下的那只眼睛里,就是他转身看向我的那一瞬间,我看到我这辈子见过的包含了最多感情的神情。

诧异,哀伤,悔恨,彷徨,寂寞,怀念……

他是不是像我的师兄,透过那夕阳甚至透过我,看见了回忆,还有回忆中的某个人……

 

03

师兄生前一直有个愿望,就是去唐家堡看看。

他说他听说唐门问道坡可美,有树飘花有蒲公英飘絮……他说他最喜欢的人说自己最喜欢那里。

这次我也特地去了一趟唐家堡,抓了一把唐家堡的土,去问道坡折了一直花,拔了几株蒲公英带回天策府。

我不会护花……等我回到天策,那花已经焉了,蒲公英更是只剩了梗……

我就只能把那把土,那些蒲公英年的梗,还有那看起来惨烈无比的花放在凌烟阁顶……上了柱香。

 

做这些事的时候,那唐门弟子看过我几眼,没说话。

本来我做完这些就该走了,但是我看着那唐门,就有种莫名的心情让我不想走了,然后我走近他,也开始打坐。

许久……

「炮哥,看夕阳呢?」我到底是耐不住寂寞问他话了。

「嗯。」他语气淡淡的。

「夕阳好漂亮哦。」

「嗯……」

「我以前很喜欢,后来觉得也就那样……就很少来了。」

「不是普通的夕阳……对我来说……嗯……有很多回忆……」

由于那句话太过于像我师兄对我说过的,我在那黑蓝色调的人身上竟然看到了红白……对……我一瞬间在他身上似乎看到了我师兄……我摇了摇头,把那幻觉甩掉。

这唐门没继续说他回忆什么,我也不方便问,我们就继续打坐。

 

又是好一会儿,我听到他说,

「小军爷,我在这里打坐荒废时间,你在干嘛?」

「我?我清明节,祭奠我师兄的……他生前最喜欢这里,临走前跟我说的最后的话,也是让我替他看看这夕阳。」

「哦……」他打量了一下我身边那些焉了的花和土,眼里一惊,「这,唐门的?」

「嗯。师兄喜欢的人喜欢唐门,他一直想去。」

我说完后,听见他噗嗤笑了一声,「哈哈。你师兄和我真像!其实我以前也是天策弟子……我爱上了一个叫唐朔夜的人……后来……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朔夜死掉了……我……我……我好难过好想他……好难过……好难过……我就去了唐门……学他学过的武艺,看他看过的风景……仿佛他还活着那样……」

这个人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很扭曲,笑着笑着就流了泪,而且他自己仿佛完全没感觉自己流了泪。

这个人,不正常。

而且,他说的话,让我很在意。

「李霖晓……」某种心情的趋势下我轻轻喊了这个名字,果然看到那唐门弟子愣了一下。

然后他说,「我们认识的吗?」

果然……

 

04

我叫李霖暮。

对,一年前我死去的师兄,也是我的亲哥。不过他年长我八岁,比我早五年入天策府,所以很多他的事情我都只是从他讲给我的故事中知道的。

为了和同期的师兄妹一样,我更喜欢称呼哥哥为师兄。

师兄跟我讲的他的事情里,提到最多的,是一个叫唐朔夜的人。

 

05

李霖晓14岁入天策府,就是那年遇到的唐夜。

李霖晓说他在有天傍晚他到凌烟阁前祭奠先烈的时候,看到一个黑蓝色的身影一跃而起直飞上天,身姿矫捷如同鬼魅。

他觉得那要不是刺客要不就是小偷,下意识的,他打算追上去。

但是他那时候游龙步用得还不是很熟,怎样都飞不高,因为造成了动静,还给那蓝黑色的人发现了。

李霖晓都忘记了自己是第几次打坐回气,反正当某次他打坐完毕睁开眼的时候,突然看见一张半边脸被面具遮住的脸。

那个蓝黑色的人正弯着腰看他,脸凑得很近。

蓝黑色的人看上去跟李霖晓一般年纪,他那露出的半边脸还挺好看的,主要是皮肤白,丹凤眼……李霖晓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

「小军爷。」李霖晓听到那人说,「你也是要上去看夕阳吗?」

应该是紧张,李霖晓有些慌张地点头说嗯。

「飞不上去?」

「嗯……」

「扶摇直上,蹑云逐月,会不会?」

「……会。」

「那你跟我来。」

说着,那人伸手拉李霖晓起来,带他到凌烟阁屋檐下,教他用扶摇配合聂云一层一层上凌烟阁的办法。

那人教得很好,李霖晓学得很快。

 

那是李霖晓第一次从凌烟阁顶看夕阳。

他只记得自己那时候下意识屏住了呼吸,那景色美得让他忘记了。

「前天我发现这里的时候,也像你一样!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就像在说「天哪,人世间还能有这么漂亮的景色」……那样的表情。」蓝黑色的人笑着说。

「没。」李霖晓认真,「我只觉得,活着真好。」

「……哈哈。」那人顿了一下笑出了声,「我喜欢你说这句话。那个……我叫唐朔夜,十六岁,唐门弟子,喜欢的事情是飞高处看天……你呢?」

「李……李霖晓……」李霖晓紧张得舌头有些打结,「十四岁!天策弟子!我喜欢……喜欢练枪和习战术,理想是驰骋沙场,保家卫国!」

然后唐朔夜说李霖晓傻,陌生人问他什么居然就答什么。

李霖晓傻笑着说总觉得你不像坏人……

 

很久以后李霖晓回忆一开始见面的时候,说觉得自己当时的心情并不是什么【觉得你不是坏人】,而是,【就算你是坏人也无所谓了】。

活着真好也不是因为夕阳真美,而是还好自己活着,才有幸在那日的夕阳余晖中与你相遇。

 

06

我十一岁那年因为战争,母亲死了,从一开始就没有父亲的我,差点成了孤儿。

师兄来找我,问我愿不愿意拿起长枪,像他那样,守大唐忠魂,为父母报仇雪恨。

我说好。

 

师兄来寻我那天,唐朔夜也在。

那是我之前的人生中第一次也唯一一次见到那个我的兄长挚爱的男子。

唐朔夜并不像传闻中的唐门弟子那样高冷而肃杀,他很温和。那日他就站在我师兄身边,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给我递来半壶水。

那时候他没带面具,我记得他长了张略阴柔却不娘气的脸,左眼下有颗泪痣……

他开玩笑说,「小男孩你要不来入我唐家堡吧,同样可以为国出力为你父母报仇雪恨,还不用站到最前线去。」

师兄说我可是他弟,肯定是更想做个军人去前线洒热血的。

「洒热血是想死么?」我印象中唐朔夜突然间很严肃地那么发问。

师兄大概是半开玩笑地回应为国战死沙场也算是战乱中许多男儿的梦想了。

「我一直是属于少数派,这件事也一样,我就想你好好活着。」唐朔夜说。

 

我随师兄去了天策府,唐朔夜回了唐门。我不知道他们后来还有没有联系,我反正没再见过唐朔夜了。

 

07

师兄跟我说唐朔夜从初见的时候就是个独当一面的刺客。他就一个人,接着暗杀的单子,用那些反正他不觉得不干净的钱,在江湖游走,他最喜欢飞往高处看不同地方的天空。

「我啊,毕竟工作性质有些特殊……以前我觉得天空很美,想到人死后会到那么美的地方去……就不怕死了。」师兄说唐朔夜拉着他去看长安的天的时候这样说过,「后来遇到你啦。觉得不管在哪里,和你隔多远,抬头看到的天空也许景色不一样却也好歹是同一片天,就更喜欢看天了……但是认识你之后反而又开始怕死了,不能再跟你看同一片天该多寂寞呢……」

师兄说他觉得唐朔夜偶尔偶尔会让人觉得特别疼,让他很心疼。

师兄就特希望唐朔夜能幸福。

师兄问过唐朔夜看了那么多最喜欢什么地方的天空。

唐朔夜说有两处,一是唐家堡的天空,因为那是他长大的地方的天;二是天策的天,特别是凌烟阁顶黄昏的天,因为在那片天下遇到的李霖晓。

师兄就特想去那蜀中唐家堡,想看看那他长大的地方的天;师兄就特喜欢在凌烟阁顶看夕阳,因为唐朔夜和他自己都最喜欢。

师兄说许多事情都是唐朔夜教他的,师兄说很多奇闻都是唐朔夜说给他听的,师兄说唐朔夜仿佛是窗户,透过唐朔夜,他看到比自己想象的还美好的世界。

于是师兄就更努力地练枪法,习战术,他想要保护这个有唐朔夜的美好的世界。

 

 

08

我入天策府第二年,师兄有次出征差点死在战场上了。

应该说人们都以为他死了,已经为他立了衣冠冢……但他回来了,拖着死了三分之二的身躯,都是以精神的力量爬回了营地。

他昏迷中都喃喃着「朔夜,我回来了」。

后来他说带我回天策的那一战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出征,那之前唐朔夜突然找上他,固执地与他许了个约定。

「不管你在哪里打仗,不管与谁打仗,不管为了什么打仗……活着回来见我!」

「不管我在哪里打仗,不管与谁打仗,不管为了什么打仗……活着回来见你。」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会回来,因为是约好的。

 

但是仅仅一年后,师兄失约了。

是我的错。毕竟师兄是为我挡的箭。

我想背师兄回去的,但是师兄说他是新伤旧伤一并发作了,真的没机会了,只希望我能替他看看那凌烟阁顶的夕阳,替他去蜀中唐家堡走走。

我说师兄你跟唐朔夜约好了活着回去见他的,怎么能死了呢。

他说为了亲生弟弟失次约也没关系的,毕竟他之前从来没对唐朔夜失过约。而且唐朔夜那么好,不会怪我,不会怪他。

 

09

自称是我兄长的唐门弟子说,「我们是认识的吗?」

我瞪大了眼睛仔细看他的脸,心想那被面具遮住的眼睛下是不是有颗泪痣。

「我跟李霖暮是同期的,经常听他提起你。」我努力说谎。

「暮儿的朋友啊!」他笑起来,「三个月前那个战役他是不是也去了……他回来了吗……回来也不和我这个兄长打招呼……不……不对……他大概以为我死了……对啊……你们一定都以为你们的师兄李霖晓死在三个月那场战斗里了……虽然,虽然我还活着……」

他又是不知自己在流泪的扭曲神情。

「师兄……你在说什么……」我不懂。

「小军爷……我看你跟我有缘,给你讲个故事……」

没等我回答好,他就自顾自的说下去了。

 

10

他说他十四岁的时候,某一天想飞到凌烟阁顶看夕阳,奈何轻功不熟,一直上不去。

然后他遇到一个叫唐朔夜的唐门弟子,唐朔夜教他用扶摇和聂云上凌烟阁。

「我刚刚那样,就是在怀念朔夜。」

他说他和唐朔夜是两情相悦,即使都是男子,也决定不顾世俗目光一定要在一起的。

他爱唐朔夜,除了开玩笑逗唐朔夜玩,他遵守与唐朔夜的每一个约定。甚至是唐朔夜开玩笑说自己想要吃稻香村王婆婆的饼,他承诺说会给他弄到,也弄到了。

唐朔夜也爱他,本来唐朔夜是个杀手,提着头在工作,但是为了能和他活在同一个世界,遇到他之后单子都很少接了。

他第一次出征之前跟唐朔夜约定不管他在哪里打仗,不管与谁打仗,不管为了什么打仗……他都会活着回来见他!

两年,他英勇杀敌,战绩辉煌,说不准有机会当个将军什么的……他打了那么多仗,始终遵守着约定。

但是一年前他受了非常重的伤……虽然没死,但是留了病根……休养了几个月,战事危急,他得再出征。

出征的前几日唐朔夜来找他,说他的旧伤还不容许他现在就出征……唐朔夜说凭自己多年走在生死交界处的经验,他这次凶多吉少。

但是他不依,他从小就憧憬,执长枪,骑战马,驰骋沙场……为国为民,抛头颅,洒热血,在所不辞。

唐朔夜说不过他,竟然给他下了置人昏迷的药。然后连夜把他带到唐家堡,将他易容成自己的模样……唐朔夜自己却易容成了他的样子,替他上了战场。

「半月之前,我听到了他的死讯……我对不起朔夜……本来死的人,应该是我……我没脸回天策府,也想纪念朔夜……就这样……就这样……」

那唐门弟子跪在屋顶,脸上已全是悲伤。

 

11

我伸手过去,「我就在想……眼泪是否会在面具里积水?」揭了他的面具。

果然,白皙的肤色,丹凤眼,是有些阴柔却不娘气的脸,左眼眼角下,有颗泪痣。

唐朔夜。

 

12

出征前夜,我路过师兄的房间,看到窗上的影子,他用手刀打晕了某人。

我偷听见他说,「对不起,朔夜。前线总是得有人来上,国家总是得有人保……但我会努力活着……毕竟活着真好……我因为活着,才与你相遇,才与你相知……我会想继续活着,因为想与你相守……但是我更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你那么喜欢那些安宁美丽的天空,都被战火烧得不对劲了……所以我要上战场,赶走外敌,把你所喜欢的天空送还给你……」

 

13

我的纯阳朋友跟我说过,长泪痣的人易为情所困,为爱所累,而泪痣长在眼角下,天生犯孤,甚至克那些他所爱之人……而且生泪痣者多愁善感,偏执,易癫狂。

我看着眼前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的唐朔夜,觉得那江湖骗子说得还真对。

 

我不知道唐朔夜把自己当做师兄,把死去的那人当了自己……是否是因为这样让他能稍微好受点。

我只知道如果我师兄看到唐朔夜这样子,九泉之下必不会瞑目。

 

「不对的,你不姓李,更不叫霖晓!」他捂着脸哭,我就掰开他的手,我用我双手托着他的脸,强行让他看着我的眼。

他愣愣地看着我,没说话。

我便继续,「我叫李霖暮,对我是那李霖晓的弟弟!他死的时候我就在他身边,所以你不要骗我你是他了。」

「李霖暮……你是他弟弟……你和以前不一样……不对,三年……你十四岁了……你和那时候的他,真像……不对……不对……我才是李霖晓……我才是我才是我才是……他每死他没死他没死……死的人是朔夜是朔夜……死的人是我……!!!」唐朔夜突然抱着头喊起来,吓得我放开了手,他放低了声音喃喃道,「尽诛宵小天策义……长枪独守大唐魂……为什么……为什么我明明也姓唐……你却不守我?」

然后唐朔夜站起身来,腾空而起,那唐门标志性的机械翼带着他飞走,从我的视野里消失。

他忘了他的面具。

 

我想人究竟要经历过怎样的孤独,要如何深爱,才会把遇到的某个人当做整个世界。

 

师兄说唐朔夜曾自嘲地向他提起过自己的身世「反正有记忆以来就一个人了,就在成都,乞讨偷窃抢……因为别的像我那样的孩子也那样……八岁吧好像,遇到一个唐门杀手,他说「小子我看你挺适合学我唐门功夫,还有一双看淡生死的眼睛,要不随我去唐家堡吧……至少能穿得暖吃得饱」。」

那人带唐朔夜去了唐门,然后离开,从此再无音讯,唐朔夜又一个人了。

而唐门武学几乎不需要配合,唐门弟子也就都大多孤身一人游走江湖,只要不背叛唐门,不做有损门派颜面的事,做啥都没关系。

唐朔夜就像那捡到他的人一样做了个杀手。

一直都一个人,活着,也只是因为周围的人都活着,而已。

「直到那天在天策遇到了你,你说「活着真好」……原来我活着,是因为活着真好……在那一瞬间我再也不能看淡生死,也许已经不适合做个杀手了……但是,还挺开心的。」唐朔夜如是说。

 

我觉得……从师兄的描述里,唐朔夜就是有些偏执偏激的人。

但是师兄说这无所谓啊,就连唐朔夜的偏执都是他所喜欢的部分。

我的师兄我的哥哥是我心目中最优秀的人,我相信他喜欢的人定然足够优秀。

我不想看到唐朔夜那个样子,想拉他一把。

 

 

14

我直觉唐朔夜第二天的傍晚还会去那凌烟阁顶,就早早地去那里等他。

唐朔夜还是固执地一层一层跳,我下去,就在他身边,跟他一起跳。

他当我是空气。

到了最上面,他开始打坐,我故意靠着他的背坐下,说,「天策府陷落的那段时间,天空都是灰的……也就是最近战线北移,这个地方的夕阳,才恢复了一点以前的样子。」

「……」

「他说他很难过,夕阳被战火玷污了。他说你一定也不喜欢那样的夕阳……所以要赶走敌人,让战争快点平息。」

「……」

「因为你在这个国家,想保护这个有你存在的美好的世界,他才那么拼命……但是你……你把自己当做是他,把他最喜欢的自己都忘记了……」

「……哈哈哈……」唐朔夜苦笑了几声,「说得那么好听……他倒是回来啊……像之前的每一次那样,回来见我啊……」

「他死了!」我一字一句「不管你接不接受,他回不来了。」

他愣了一下,然后颤抖起来,他捂住耳朵,精神看起来又开始混乱了。

我绕到他面前去,伸手环住他。

以前我常梦到战火吞噬我母亲的景象,吓到浑身哆嗦无法继续入眠,师兄就是如此抱住我。

他说拥抱会给人安全感。

「他不止一次对我说,活着真好,因为遇到了唐朔夜……他让我替他去唐门,替他来这里看夕阳,因为你说你最喜欢……他说他能想到的最幸福的事,就是你幸福地活着。」

唐朔夜停止了颤抖……他没说话……时间一分一秒地流。

许久……

唐朔夜突然抬起头,看向我的脸……不……更像是看向我身后。我下意识回头,什么也没有。

我听到唐朔夜说,「我能想到的最幸福的事,又何尝不是你活着……你也丢下我,我又一个人了……当初因为你觉得活着真好,天空再美也不想到那边去……现在呢……夕阳真好看啊……」

他笑起来,身上那扭曲的悲伤感少了许多。

我松了口气。

唐朔夜还是越过我看着什么东西,「我记得初次遇到你的时候,凌烟阁的夕阳,十四岁的你,穿和现在一样的衣服……真平和啊……好像回到了十六岁。」

「你恢复正常?」我问。

「大概吧,至少我现在知道自己不姓李……我刚刚纠结了好几个月的事……刚才突然想通了……李霖暮,你想不想他?我啊……真的,好想他啊……」

我点头。

唐朔夜突然对着我笑起来……大概是才从战场上回来,才在鬼门关前走过一圈……我觉得那笑容,很奇怪。

我下意识松开环着他的手,想离他远点,然后我感觉眼前一黑,使不上劲儿……我想起唐门弟子善于用毒,这个人还是其中的佼佼者……

恍惚中我听见机械翼的声音,我感觉到自己被唐朔夜抱着飞高起来,然后……与他一起……下坠……

清明时节的风很大,很冷……我看着那模糊的晚霞离我越来越远……世界也越来越远……

 

15

我没死。

唐朔夜最后的最后,还是护住了我。

我毒性未过,动不了,眼睛也看不见……我就听着血流淌,生命溜走的声音……我就感受着,抱着我的那个人的身体渐冷……

同样的感觉,并不是第一次。

十一岁,是母亲……十四岁,是兄长,还有兄长所爱的人……

我晕倒了。

毒性,冲击加上恐惧……我晕过去了。

 

再醒来,身边都是熟悉的师兄弟的脸。

「霖暮……」有人唤我。

我坐起身来,吃力地向大家憋出一个【我没事】的笑容,然后看向窗外。

「天空真美……」

明知人死就再也不会有意识,我还是自我安慰地在心里发问。

你们有在天那边相遇吗?

幸福了吗?

 

我摸了摸自己眼睛周围,我就能摸到泪水,果然是没有泪痣。

那么我又是哪里错了,犯了孤星呢。

---------------------------------------END-----------------------------------

我A游戏了 然后我写起了游戏同人

小伙伴们好久不见

评论(12)
热度(15)